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儿童对社交媒体的使用正在创造一种新型的数字本地人
  • 腾讯创作者生态的前车之鉴,能否支撑《元梦之星》逐梦UGC?

    腾讯创作者生态的前车之鉴,能否支撑《元梦之星》逐梦UGC?

    发布时间:2023/09/24

    近期,腾讯以“天美乐园”的特别形式公布了新作《元梦之星》,宣告正式入主派对游戏赛道。过去,派对游戏在国内市场份额较小,直到《糖豆人》《香肠派对》《蛋仔派对》等作品引发用户和市场的高度关注,整个赛道才...

  • 普悦智能,专注净水,为渠道经销搭载新引擎!

    普悦智能,专注净水,为渠道经销搭载新引擎!

    发布时间:2023/08/28

    稳步推进:祝贺普悦智能(北京联营公司)第一轮股东入股签约圆满成功! 2023年8月18日,浙江普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联营公司——北京普悦京允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在总经理宋玉财的热忱推进下,成功签约了五名销售/服...

  • 新鸿基地产园区中心封面地标, 苏州环贸汇众盼而至

    新鸿基地产园区中心封面地标, 苏州环贸汇众盼而至

    发布时间:2021/12/28

    当苏州迈向全球都会序列之际,当苏州园区盛启一城想象之时。实力港企新鸿基地产携苏州首个超高层多业态综合体住宅——新鸿基地产苏州环贸汇澎湃而来,势将为苏州高净值投资人群挚献园区中心CBD地标之作,擎领苏州未...

  • 看图操作,三步即可开通微粒贷

    看图操作,三步即可开通微粒贷

    发布时间:2021/12/01

    ​微粒贷是由国内首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推出的一款小额信贷产品,具有无抵押无担保、随借随还等特点,深受大家的喜欢。在此,小编结合官方资料,为想用微粒贷却不知怎么开通的朋友提供一些帮助。微粒贷开通 第一...

  • 英国与快速反应小组一起抗击冠状病毒

    英国与快速反应小组一起抗击冠状病毒

    发布时间:2020/04/01

      英国政府宣布了新的措施,以打击虚假的COVID-19在线信息的传播,包括建立专门的专家小组来处理错误信息。 新成立的快速反应小组将在英国内阁办公室内部运作,并将研究应对互联网上“有害叙述”的方法-解决“...

  • 微软即将吸引消费者-但Skype仍将保留

    微软即将吸引消费者-但Skype仍将保留

    发布时间:2020/03/31

      微软今天宣布,今年晚些时候,它将推出Teams的基本消费版,即类似于Slack的文本,音频和视频聊天应用程序。就像Microsoft所喜欢的,您的个人生活团队将使用许多工具,这些工具将使家庭和小组更轻松地组织...

  • 安全漏洞暴露了共和党选民公司的内部应用代码

    安全漏洞暴露了共和党选民公司的内部应用代码

    发布时间:2020/03/31

      一家专供共和党政治运动使用的选民联系和拉票公司,错误地在其网站上留下了未经保护的应用程序代码副本,供任何人找到。 Campaign Sidekick公司通过iOS和Android应用程序帮助共和党竞选活动布署其选区,这...

  • 在宾夕法尼亚州,州酒商店仍然关闭,人们越来越口渴

    在宾夕法尼亚州,州酒商店仍然关闭,人们越来越口渴

    发布时间:2020/03/31

      随着美国人渴望长时间的自我隔离,白酒业务的销量激增。根据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到3月中旬,这一增长已经比去年同期高出26%以上。但是,联盟中至少有一个州与这种趋势背道而驰,而且与消费者的意愿无...

儿童对社交媒体的使用正在创造一种新型的数字本地人

发布时间:2020/03/05 新闻 浏览次数:658

 
使用Facebook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长大的第一代人正在进入劳动力市场。只要这种所谓的“数字原住民”还活着,一些学者就一直在争论,从小使用互联网会影响人们的学习,工作,甚至思考的方式。
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这种世代分化实际上有多有用,或者这些年轻人与互联网时代之前出生的“数字移民”有何不同。一些研究表明,重要的不是年龄,而是人们对特定技术拥有的经验和知识水平。
我和我的同事拉斯·马蒂亚森(Lars Mathiassen)想了解一下,早日使用改变了我们日常生活的社交媒体会如何影响年轻人的观点,特别是与塑造我们这个世界很多面的软件的开发有关。我们发现,早熟的社交媒体用户经常在异乎寻常的年轻时代就使用过MySpace,Facebook和Instagram等网站,他们的一些重要观点与后来生活中使用社交媒体的人有所不同,即使是那些同时出生。
但是,我们还发现,早熟的社交媒体用户与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了更多经验的老年人分享了一些观点。他们特别认为软件应该对整个世界产生重要的社会影响。我们的结果挑战了先前的研究,认为这是年龄和特定经验的结合,至少在社交媒体方面,人们的工作方式有所不同。
我们的参与者是来自两家软件开发公司的55名开发人员,我们将他们分为三组。第1组开发人员的平均年龄为22岁,并在11岁之前开始定期使用社交媒体。第2a组是年龄相仿的开发人员,他们没有这么年轻。第2b组由年龄较大的开发人员(平均34岁)组成,他们通常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更多的经验,但也是在青春期开始之后。
我们发现第1组开发人员对软件开发目标的理解不同。他们更加强调挑战既定的规范,并转变用户与技术的交互方式,期望它能够无缝融入人们的生活。这可以帮助解释早熟的社交媒体用户成为破坏性但直观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的普遍刻板印象。
第一组研究人员还喜欢不断尝试新技术,并指出这将如何有助于创建行业中的新标准和模型。他们希望他们开发的软件应该对社会有所帮助。正如一位与会者所说:“世界上越来越多的软件产品在运行,并且在许多情况下,这些产品具有社会和道德意义。软件开发人员可以参与诸如黑客马拉松之类​​的活动,以使我们开发的软件适应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 。”
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具有丰富经验的较老软件开发人员的第2b组也渴望使软件具有社会影响力。但是,不是早熟的社交媒体用户的年轻开发者小组2a并没有强调这一点。
这种改变世界的愿望从何而来?对于年龄较大的2b组开发人员,他们的年龄和经验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希望自己的工作产生更大的影响。但是,对于第1组中的年轻开发人员,也许过早使用社交媒体可能使他们早日尝到了在网上产生社交影响的感觉。
更高的期望
似乎有可能的是,如果雇用新兴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的早熟用户来创建下一代软件,他们很可能对他们的软件应该带来更大的期望。这还可能包括对社会产生更积极的影响,同时也挑战人们对通过更大的试验和创新来开发软件应该做什么的期望。
这些发现还提醒我们,在将人们分为技术世代时,我们必须要小心。 “数字原生”是一个宽松的词,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它们原生于哪种技术,甚至是特定技术的哪个演进版本。
我们的研究对以下观点提出了质疑:属于新一代技术是关于年龄,出生年份或使用特定技术的熟练程度。更有用的定义可能取决于与技术相关的独特经验,这些经验深深植根于早年的常规使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