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美国页岩油行业会再次崛起吗?
  • 新鸿基地产园区中心封面地标, 苏州环贸汇众盼而至

    新鸿基地产园区中心封面地标, 苏州环贸汇众盼而至

    发布时间:2021/12/28

    当苏州迈向全球都会序列之际,当苏州园区盛启一城想象之时。实力港企新鸿基地产携苏州首个超高层多业态综合体住宅——新鸿基地产苏州环贸汇澎湃而来,势将为苏州高净值投资人群挚献园区中心CBD地标之作,擎领苏州未...

  • 看图操作,三步即可开通微粒贷

    看图操作,三步即可开通微粒贷

    发布时间:2021/12/01

    ​微粒贷是由国内首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推出的一款小额信贷产品,具有无抵押无担保、随借随还等特点,深受大家的喜欢。在此,小编结合官方资料,为想用微粒贷却不知怎么开通的朋友提供一些帮助。微粒贷开通 第一...

  • 百年变局新机遇 第九届岭南论坛在广州举行

    百年变局新机遇 第九届岭南论坛在广州举行

    发布时间:2021/11/22

    11月21日,第九届岭南论坛在广州成功举办。本次论坛围绕“百年变局新机遇”主题,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明康,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博导、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陆军,斯坦福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

  • 北极光国际顾问有限公司创办人及行政总裁赵慧施 创新一站式家族传承平台

    北极光国际顾问有限公司创办人及行政总裁赵慧施 创新一站式家族传承平台

    发布时间:2021/11/18

    北极光国际顾问有限公司创办人及行政总裁赵慧施创新一站式家族传承平台 媒体发布总编辑:魏嫣   北极光国际顾问有限公司创办人及行政总裁赵慧施,一直抱持「承诺自己,成就别人」的企业经营理念,希望为社会...

  • 英国与快速反应小组一起抗击冠状病毒

    英国与快速反应小组一起抗击冠状病毒

    发布时间:2020/04/01

      英国政府宣布了新的措施,以打击虚假的COVID-19在线信息的传播,包括建立专门的专家小组来处理错误信息。 新成立的快速反应小组将在英国内阁办公室内部运作,并将研究应对互联网上“有害叙述”的方法-解决“...

  • 微软即将吸引消费者-但Skype仍将保留

    微软即将吸引消费者-但Skype仍将保留

    发布时间:2020/03/31

      微软今天宣布,今年晚些时候,它将推出Teams的基本消费版,即类似于Slack的文本,音频和视频聊天应用程序。就像Microsoft所喜欢的,您的个人生活团队将使用许多工具,这些工具将使家庭和小组更轻松地组织...

  • 安全漏洞暴露了共和党选民公司的内部应用代码

    安全漏洞暴露了共和党选民公司的内部应用代码

    发布时间:2020/03/31

      一家专供共和党政治运动使用的选民联系和拉票公司,错误地在其网站上留下了未经保护的应用程序代码副本,供任何人找到。 Campaign Sidekick公司通过iOS和Android应用程序帮助共和党竞选活动布署其选区,这...

  • 在宾夕法尼亚州,州酒商店仍然关闭,人们越来越口渴

    在宾夕法尼亚州,州酒商店仍然关闭,人们越来越口渴

    发布时间:2020/03/31

      随着美国人渴望长时间的自我隔离,白酒业务的销量激增。根据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到3月中旬,这一增长已经比去年同期高出26%以上。但是,联盟中至少有一个州与这种趋势背道而驰,而且与消费者的意愿无...

美国页岩油行业会再次崛起吗?

发布时间:2020/04/27 新闻 浏览次数:362

  要求欧佩克帮助拯救美国石油行业,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能源主导地位”愿景的一部分。特朗普在促成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之间达成一项协议、以结束一场破坏性的价格战中所扮演的角色,原本是为了提振油价。


  然而,由于无法克服冠状病毒导致的全球需求锐减,该协议最终以失败告终,随之而来的是页岩革命,这场革命将美国转变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决定性的时刻到来了,交易员们称之为“黑色星期一”的这一天,美国原油价格史上首次跌至零以下,这让那些态度强硬的石油企业高管们也在思考,被迫支付买家一笔费用让他们买走石油的行业如何才能复苏。


  页岩气的增长让特朗普吹嘘美国减少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也让他得以放手制裁从伊朗到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国,但现在却陷入了困境。美国石油生产企业(其中许多成本高于国际竞争对手)陷入严重困境,它们请求美国政府通过削减外国石油进口,或将它们纳入冠状病毒救助计划,以避免破产和失业,从而减轻痛苦。


  包括得克萨斯州的特德 克鲁兹(Ted Cruz)在内的产油州参议员正恳求美国政府将国内能源生产商纳入破产企业的信贷安排。他们在周二发出的一封信中表示,这可能是“维持国内能源生产”与“削减更多美国就业岗位,重新依赖外国石油资源”之间的区别。


  现在看来,某种形式的支持是不可避免的。但无论采取何种形式,美国页岩气行业的衰退都可能与近年来的崛起一样令人震惊。


  截至2019年底,美国石油产量达到近1300万桶/日,这是美国第三年实现增产,从而使该国能够满足不断扩张的全球经济每年新增的石油需求总量。自2008年以来,美国石油产量翻了一番多。


  但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称,到2021年,产量将降至1100万桶/日。美国最大页岩油生产商之一先锋自然资源公司(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的负责人斯科特 谢菲尔德(Scott Sheffield)在美国斡旋的沙俄协议达成前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以每桶10美元的价格,产量将降至每日700万桶,这意味着产量降幅将超过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的总产量。谢菲尔德表示,即使油价为每桶35美元,日产量最终也将减少300万桶。


  这对特朗普在今年1月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讲中宣布的让美国实现“能源独立”的行业来说,将是一个沉重打击。美国能源情报署预测,到4月份,随着油价大幅下跌,美国将“在2020年第三季度重新成为原油和石油产品的净进口国”。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地缘政治项目主管梅根 奥沙利文(Meghan O’sullivan)表示,页岩气革命“改变了全球战略环境,使其更有利于美国利益”,从而在国际上对美国起到了支撑作用。


  “全球能源丰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页岩气……帮助了美国的盟友,但总体上倾向于伤害其对手,从伊朗到俄罗斯,再到委内瑞拉,”她补充道。


  在选举年,石油危机的经济后果可能对特朗普造成损害。为大型石油公司服务的游说团体美国石油协会(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称,该行业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尽管其他估计较为温和。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最近的一份报告称,石油在美国贸易逆差中所占比例已从2010年12月的近一半,降至2019年12月的- 0.1%。


  随着从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到大陆资源(Continental Resources)等大型石油生产商大幅削减资本支出或承诺减产,这些收益现在受到质疑。根据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该行业已经从今年约1300亿美元的计划支出中削减了约530亿美元。能源数据公司Enverus的数据显示,过去四周,在美国页岩油田运营的钻井平台数量下降了40%。EIA称,同期产量下降了90万桶/日。


  最近数日,油价已反弹至每桶近20美元,但仍不到多数页岩油生产商实现盈亏平衡所需价格的一半,因此,更大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师瑞安 杜曼(Ryan Duman)表示,到2020年底,美国石油日产量可能减少200万至300万桶,远远超过2015年至2016年油价暴跌期间的损失。他补充称:“(而且)企业在进入此次衰退时的状况要脆弱得多。”


  4月1日,惠廷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成为此次危机中第一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大型页岩油生产商。


  随着石油钻机闲置,从压裂工人到运输的整个供应链将首当其冲。生产商近90%的资本支出都用于支付油田服务公司的实际工作费用。世界三大服务提供商伦贝谢(Schlumberger)、贝克休斯(Baker Hughes)和哈里伯顿(Halliburton),现在都在削减自己的支出。


  分析师马修・菲茨西蒙斯(Matthew Fitzsimmons)说,这个行业可能会失去多达22万个工作岗位。


  痛苦将从跨国集团延伸到本地运营商。惠廷的文件列出了25个尚未付款的承包商。斯伦贝谢欠下900万美元。北达科他州的家族企业CS Welding欠下150万美元。


  该行业在如何应对问题上存在分歧。代表大型石油商的美国石油协会(API)坚持认为,自由市场应该起主导作用。小型页岩气生产商的高管不同意这一观点,他们表示,规模较大的竞争对手乐于看到危机蔓延,以便抢购受损资产。


  一些人继续指责外国石油供应商,那些满载沙特原油的船只驶向美国,尽管石油供应过剩可能会压垮石油行业的物流设施。


  哈罗德 哈姆(Harold Hamm)是特朗普的密友,经营着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他希望对石油进口征收关税。其他生产商则要求获得税收抵免或政府来购买他们的原油。德州监管机构正就是否恢复一个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机制来实施产量限制展开辩论。


  Tudor Pickering公司的马修・波蒂略(Matthew Portillo)表示:“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结构性转变。”他预计,在页岩地区目前的几十家运营商中,只有10到15家能够存活下来。


  更长期的问题是,随着页岩气行业的整合和实力较弱的公司被淘汰出局,页岩气行业能否再次实现增长。


  2015-2016年,页岩气生产商通过削减成本近50%,并吸引投资者为一个引人注目的新增长阶段提供担保,在较早前的一场沙特石油价格战中胜出。随着欧佩克开始再次减产,美国石油日产量在短短3年半的时间里跃升了近400万桶。


  但这种成功掩盖了华尔街对这个似乎将产出增长置于盈利能力之上的行业日益增长的失望。页岩气行业的高管们可能会将他们的困境归咎于这场大流行和沙特,但投资者已经对该行业产生了反感。这一次削减成本将困难得多。


  一些投资者认为,亟需对页岩气行业进行另一轮严格的整合。破产和收购将使这些页岩油企落入更少的人手中,但却有能力进入更富裕的市场: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雪佛龙(Chevron)和其他几家大型独立生产商拥有实力挺过低迷期。


  RS能源集团(RS Energy Group)的安德鲁 吉利克(Andrew Gillick)表示:“华尔街目前正在建立的交易,关注的是那些能够在此次危机中幸存下来,并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中获利的生产商。”


  那些押注页岩气产业萎缩和产量下降的人可能会迎来100美元油价的新时代,但他们可能会失望。


  沙特和俄罗斯政府将密切关注页岩气的困境,着眼于夺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并最终实现价格反弹。特朗普本月成为推动欧佩克+减产协议达成的关键中间人,这一具有讽刺意味的举动,可能会让那些鼓励克里姆林宫摆脱对石油依赖的俄罗斯高层感到高兴。


  让美国卷入这笔交易也符合沙特的利益。独立石油分析师阿纳斯・阿尔哈吉(Anas Alhajji)表示,特朗普的介入“最终扼杀了”美国国会所谓的“NOPEC”立法,该立法将使欧佩克产油国在美国面临反垄断诉讼。他说:“事实上,支持欧佩克+协议的美国总统是对NOPEC”的最后一击。”


  然而,尽管沙特和俄罗斯都将从页岩气合同中获益,但这对它们来说并非没有风险。


  美国政策制定者将油价暴跌归咎于沙特,而不是特朗普。油价下跌持续的时间越长,针对沙特的措施就越有可能出台。“我没看到美国人对外国石油供应的态度有什么大的改变,从总统到美国公民,美国人都希望尽量减少,”奥沙利文表示。石油州参议员威胁要撤回对沙特的军事援助。已经在美国能源制裁下怒不可遏的莫斯科可能会发现,油价下跌会让华盛顿更容易施加更多限制。


  如果油价开始攀升,华尔街这次可能不太可能向页岩行业企注入现金,但要想油价反弹至沙特平衡预算所需的80美元水平,就另当别论了。页岩气行业还能再次实现增长――只要价格合适。


  “如果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认为他们可以关闭页岩气区块,那他们就错了,”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Amy Myers Jaffe说:“他们能做的就是改变所有权。”

姓 名:
邮箱
留 言: